幻雨落沙城

【鸣爱】见你一面2

垂死病中惊坐起,想起自己还有一个个大坑,于是又凑不要脸的回来更新了,九月是个爆肝的日子,所以……放假我就会开新坑啦【不】

原火影背景,第一章请戳我头像自取,因为愚蠢的我不会弄链接(;д;)
如果可以,请往下翻。








2.裂缝

木叶的花全都开了。

我爱罗看着文件微微出神,这是今天最后一个文件,也可能是他作为风影所批的最后一个文件。这个担子终究还是卸下了。

算了吧。

神明留下来的火苗在天空中散发着炙人的光与热,空气凝滞起来,然后微微扭曲。白天,风在这个村子是静止的,一年四季都是如此。

第五代风影在文件的某一页上签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放下笔,重重的叹了口气,他的手心湿湿的,些许沙粒黏着在上面。明天,他会去进行全面检查,并且进行最后的治疗,如果不成功,那他还有三个月见证自己迅速衰老凋亡的神奇变化,而如果成功……谁都清楚几乎不可能成功。

他的身体情况村子里的人并不知情,只有部分高层与他信赖的人知晓,长老团已经开始蠢蠢欲动,所以只能一步步限制他的权力,真是糟糕,况且佐助的回归也对风火联盟的事有些影响。他已经力不从心了。

我爱罗整理好文件,站起身,然后端起桌上的茶杯去接茶——那是一个新杯子。

这个时候……木叶的雏菊和向日葵应该开得很好了吧。他心里有去看看的欲望,随即被狠狠地压了下来——他不能离开砂隐,一步也不能。他是见过那些花的,在木叶,在他十二岁第一次去木叶的时候,不得不说,那些娇弱的花在蝉鸣与盛阳中开得很漂亮,与自己习惯的大漠风情不同,它们是带着水汽与活力欣欣向荣的,而不是在隐忍与黑暗中勉强活着。

他是养不活那些花的,一开始就知道。所以他选择在闲暇时照顾带刺的仙人掌。

我爱罗端着茶杯站在风影桌前,长老团派的暗部在某处细细观察着他,明明是习惯的监视,可却在想到这一点时微微有点不爽。最后一点时光也不能属于自己吗?

耳旁传来细细的鸟鸣,尖叫不止,刺得耳膜生疼,光一点点暗了下来,有什么卡在喉间要喷涌而出。

水洒在风影室深色的地板上,茶色的被子在地面上滚动,红色的花开得正艳。

风影晕倒了。

甜腥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开来,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。规律的滴滴声冲破重重阻碍到达思维深处。

风影,哦不,我爱罗睁开眼,看向医疗室的天花板,他并不想思考现在的情况——疲惫感弥漫在身体各处。幸亏还没有失明,他眨了一下酸痛的眼睛,静止的思维开始流动,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鼻腔。

这是他在忍战后第一次昏迷,但肯定不是最后一次,他的身体状况究竟糟糕到什么地步,估计只有他自己清楚。查克拉每天都在减少,体力越来越趋向普通人,批文件时容易走神,天气温和时又容易犯困,还时不时记不清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,简直就像一个垂垂老矣的普通人,这让他感到烦躁,感到无奈,感到身心俱疲。

可这是谁也阻止不了的事,好像当初千代给予他寿命就是一个过错,可这也是阻止不了的事,毕竟命运是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。

有脚步声传来,刻意放轻声音的脚步声。于是他重新闭上眼。

“唉……什么时候醒呢?”来人把我爱罗病床旁桌上的水杯拿起,里面的水已经凉透了,她把水倒回热水壶里,然后又加了些凉水,插上电开始烧。

是手鞠。

她不是去木叶了吗?

“这种事情不能请木叶的人吧……”她的声音很轻,听起来像是柔柔的风。他不确定她是否察觉到他醒着,或许没有,或许只是她在照扶弟弟想要装睡的面子。不过,暗部肯定已经知道他醒了。

“唉……这事儿木叶不会知道的。”手鞠突然压低声音说,语气淡淡的,透着某种意味。

嗯,我知道。我爱罗在心里附和道。昏迷时他应该就已经被医疗忍者知道了他的身体情况,而那些有关于他的身体数据也应该已经到了高层手中,更可怕的猜测是风之国的大名知道了这件事。

砂隐村在上一次大战中损耗了太多战力,许多秘术已被他国忍者知晓,村子特有的傀儡师的弱点也公之于众,实力本就不强的砂隐村现在已隐隐呈现出疲态与弱势,村子落后的经济与守鹤的放逐更是雪上加霜。而木叶正在以不可阻挡之势壮大,或许会迎来除初代火影时期外又一个鼎盛时期,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闪光点的出现——漩涡鸣人。想到他,我爱罗不由自主的想微笑,但他抑制住了。

手鞠踩着跟儿稍微有点高的鞋离开了,还顺手关上了门。

我爱罗睁开眼,他想叹息一声,却感觉到自己喉咙火烧一般疼,气流经过的每一个细小地方都像是撒了一把盐。他努力支起身,拿起手鞠临走前给他添上的热水小口喝了起来。我爱罗轻皱了一下眉——更疼了。
有鸣人在,木叶不会对砂隐做什么,这是我爱罗对鸣人的信任,不管盲目与否。

可是高层不信,大名不信,甚至村子里的一部分忍者也不信。

突然有点想念鸣人了。我爱罗轻轻放下杯子,脑中瞬间就勾勒出鸣人的模样。阳光的笑脸,胡须般的沟壑,金色的发丝,还有打破绝对防御的执着,明明是那么温暖又可靠的人……怎么还会有人对他全心全意的好意置以怀疑呢?

他安静的坐在那,周遭有平和的气息游荡,些许微小的沙粒浮在空中旋转。他虽然已经下台了,但仍然可以为鸣人,为砂隐,为两国间的和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话说,鸣人的生日快到了吧?

我爱罗用无力的手揉了揉眉心。还早着呢,大约还有六个月吧,自己可能……挺不到那一天了……

他的砂之铠在昏迷的一瞬间就脱下了,在查克拉急剧减少的情况下维持那个忍术简直是强人所难。如果现在这个时刻有强敌来犯,那自己估计也没多大用处,甚至是一个累赘。

不知道守鹤会不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来帮砂隐一把,也不知道鸣人会不会像以前一样拼着一身伤来救他。

不会了吧。

我爱罗仰起头,透过医疗室小小的窗口看外面灰蒙蒙的天空,然后在心里又一次重复道,他不会来了。










………待续




评论(4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