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雨落沙城

【鸣爱】见你一面3

九月是个爆肝的月份啊……没有粮马上就要饿死了,只好自割腿肉产粮了。
前两章请戳我头像自取,目前不会搞链接【说不定以后也不会,嗯】
火影原背景向,我爱罗视角。
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他们彼此。

请静下心来慢慢看

如果可以请往下拉。











3.苞




风在呜咽,掀起黄色的轻纱。现在的天空没有一朵云,现在的天空没有一只鸟。

我爱罗躺在病床上睁着眼——医疗忍者禁止他出院。这可能是高层的意思,也可能是他们对自己身体的关心,这些都无所谓了,他出院又能做什么呢?估计连砂隐都出不去。

他把身上盖着的薄被又往上拉了拉。不知道为什么他竟觉得有点冷,无端端的有一股寒意从裸露的皮肤直直窜到神经末梢,好像有一双冰冷的手揪着他的灵魂往地底拖。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他的呼吸声被无限放大,凉凉的液体从高处的吊水瓶中顺着透明管爬进他的体内,这个情景竟是莫名的熟悉。

是的,孤独感。

自从他当上风影后,就很少会觉得孤独了,鸣人这个小太阳散发的光太过温暖,以至于驱走了陪伴他六年的孤独感。而现在……为什么?是临死前的恐惧吗?是命运脱离自己掌控的惊慌吗?还是……被鸣人即将要订婚的喜讯砸昏了头?

他把手缩了缩,让正在输液的手缩回了被子中。今天怎么这么冷?

他不再叹气,因为他觉得叹气使他的年龄进一步增大,好像要与这个时代脱轨。所以他只是轻轻的呵出一口气,然而并没有出现白雾,那为什么会这么冷?

我爱罗又把被子拉了拉,直到盖住下半张脸才停下,把手缩回被子里。

他是在今天早晨得知这个消息的,是坐在他床边沉默良久的手鞠说的,当时我爱罗的反应很平淡,他只是‘嗯’了一声就不再开口——他不知道要回答些什么。

鸣人与她只是订婚,不是结婚,他与她还未成年。新娘是雏田,那个我爱罗没多少印象的女孩子,是日向一族的大小姐,这样一说,鸣人与她还挺般配,郎才女貌,天设一对。

我爱罗心里突然萌生了些许恐慌,不过手鞠没有察觉,那个其实很温柔的姐姐只是握了握我爱罗冰冷的手,问他要不要送些东西过去。

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?算了,我爱罗思索了几秒就放弃了,剧烈的头痛让他不得不闭上眼放空自己,身体已经糟糕到这个地步了,好像在逼迫这个十七岁的风影提前开始养老生活。

怎么能让它如愿呢?起码……起码也要挺到鸣人的订婚宴吧。

我爱罗轻咳一声,干燥的空气在肺间进出,周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,这让他很不舒服。

不能坐以待毙。

些许沙粒在指尖旋转缠绕,散开又合拢,那是他的砂之铠,或者又应该说,曾经是,那些都无所谓了,每天都穿着砂之铠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负担。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,自己复活的那天也是虚弱的只能操纵沙粒,然而就在那天,他第一次以风影和朋友的身份与鸣人握了手,嗯,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。

话说……和鸣人的约定还没有实现呢,战后一起喝酒什么的,根本等不到成年了啊。

他抬头望向那扇小小的窗,浑浊的光从外面透进来,黄色的沙打在窗户上,刺目的太阳光透过窗户折射成奇怪的线条。我还确切的活在这个世界上,他突然醒悟,但又眯着眼,真希望这一切都是梦。

可往往事与愿违。

过了几分钟后,眼睛开始酸痛,我爱罗闭上眼,内心竟是出奇的平静,说实话,他不想死,他还要护着村子,他还要护着勘九郎和手鞠,他还要护着他的光。

不甘心啊不甘心。

空气中的沙粒静止了一秒,然后突然变了流动方向。我爱罗敏锐的睁开眼——勘九郎回复了他刚刚发出的信号。现在情况很糟,一些长老已经开始物色下一任风影的人选并妄图重新封印守鹤,虽然他提拔上去的人在与之抗衡,但明显力轻势微,幸好他们目前还没打算动勘九郎。

情况越来越糟,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做。

我爱罗又闭上了眼,哦,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怎么回答手鞠的。

“你打算送些什么过去吗?”
“如果可以,我想在那天去看看他。”










……待续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