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雨落沙城

【蝎迪】选择性失忆2

依旧短小的我……佩恩出没,ooc注意,失忆梗注意。
不会甩链接,第一章请戳头像.°ʚ(*´꒳`*)ɞ°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第二章:
        入眼是一对紫色的眼眸,眸中一圈环着一圈,像树桩上的年轮,带着些许不符合年龄沧桑。之后是一头橙色的头发,发丝看起来和鸣人一样硬硬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迪达拉。”那人看清了迪达拉的容貌,又道了一句,说的是肯定句却透出询问的语气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不去深想,头这会儿倒也不疼了。瞅着那青年的脸总觉得在哪儿见过,但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能点头应是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见没认错人,便多了几分自然,道:“你胳膊怎么了?”语气熟络,还伸手把迪达拉拉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猛地站起来,晃了几步,也知道了这男人想必是在自己抛弃的记忆中认识的了,或许可以借此摸清自己的记忆。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一觉醒来就这样了,嗯。”迪达拉垂下眼睑,眼中的警惕慢慢消退,刚才他看到了对面男人面上一闪而过的关心,说明可以信任。
        “唉,快回房间吧,快入冬了,外面有些冷,你在哪个病房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在248病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送你吧。你现在怎么不扎朝天辫了?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以那个发型自傲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迪达拉低头看了看自己已长到腰间的长发,头发只用发绳松松在颈间束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没事,咱们许久未见,你也成熟了不少啊,走吧走吧。”说着迈开步子轻车熟路地走到了迪达拉前面。
        正走着,迪达拉的声音从佩恩身后穿来,声音很轻,语气却很沉重:“以前的我是怎样的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以前的你啊!多话,每天都叽叽喳喳地宣扬你的艺术。你现在倒是成稳不少,能安静下来了。”走在前头的那人不禁感叹物是人非。
        “艺术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那时你说瞬间之美才是艺术,所以每天都和玉女吵得不亦乐乎。好了,到了,进去吧。”说着打开房门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听到‘玉女’时一征,随即低头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而那个橙发男人进房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对着房门迪达拉床前的名牌:迪达拉  选择性失忆、左臂脱臼、肌肉拉伤。男人握着病房门把的手微微颤抖,之后用若无其事的语气开口道:“你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记得了,嗯。”迪达拉依旧微低着头,长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他脸上的神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,我叫佩恩,绰号零无,你可以叫我老大。”佩恩努力使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。也了然了为什么路上迪达拉从未叫过他的名字,为什么迪达拉性格变化那么大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我没有去年的记忆,请多指教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请多指教。”佩恩微微点头,似是想说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‘玉女’是谁?”迪达拉突然抬起头望向佩恩,直觉告诉他自己失忆和那个‘玉女’脱不了干系。
        “玉女吗?其实玉女只是绰号,且他是一个男生,他叫蝎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听见这个名字时,脑海中像有一层玻璃膜被捅破了,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个记忆碎片,开心的,不开心的,都从记忆深处一起涌了上来,撞得脑仁一阵眩晕。迪达拉咬牙忍着走到病床前坐下,示意佩恩也坐下来继续讲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长得很漂亮,也很白,十五岁才一米六几,所以有了‘玉女’这个绰号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是不是有着酒红色头发,眼睛是琥珀色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你想起来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只想起了一点,你继续说,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佩恩见迪达拉很难受,给他倒了杯水才开口道:“他和你一样大,对了,你的绰号是青龙,还记得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刚刚才想起来,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看来你是把那段记忆忘完了啊。他不喜欢等人,也不喜欢有人等他,这是他的禁忌,所以他总是很准时,当初你就因为这个惹怒他三次,啧啧。”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想起来了,第一次自己让蝎在楼下等他,结果睡过了头,晚了十五分钟。第二次,自己做艺术品忘了时间,晚了十分钟。第三次自己公交车坐过站了,晚了五分钟。从此自己就不敢晚一秒钟,这么……难忘的记忆,自己居然会忘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在蝎很小的时候,他的父母就去世了,所以他只有一个奶奶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蝎现在怎样了吗?”当迪达拉说出这个遗忘已久的名字时居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,我近日出国刚回来。我先去看看小南,估计他要等急了,回头我再来看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,小南姐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她被一个骑自行车的人给撞了,但撞她的人逃了。”佩恩苦笑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严重吗?在哪个病房?回头我去看望,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严重,放心,在409病房,多穿点衣服啊。 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麻烦你这么长时间陪我了,嗯。”迪达拉笑得很温暖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没事,那我走了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待佩恩走了后,迪达拉想起来什么,向飞段病床上看去,只见飞段用被子蒙着头睡得正嗨,怪不得没听见他的嚷嚷声,嗯。迪达拉微起身,伸手把飞段盖在头上的被子往下拉了拉,之后露出个无奈地笑容。飞段当然不是朋友,是哥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后那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是解释第一章里迪达拉说的,不知道还有小天使记得不。

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