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雨落沙城

【蝎迪】选择性失忆 1

今天我也是在为自己喜欢的cp而努力呢!【握拳】
失忆梗……有角飞以及微量鸣爱……最后ooc属于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章:


          迪达拉转了转眼球,灰蓝的瞳孔开始盯着医院飘动的窗帘,慢慢地,瞳孔又开始微微地涣散,这是迪达拉发呆的迹象。自从失忆后迪达拉就经常发呆。
没错,迪达拉失忆了,无端端地就这么失忆了,迪达拉只记得自己睡一觉后,就好像忘记了某样重要的人或事,并且手臂脱臼,上面还有一道长长的血口,只好去了医院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对那段记忆不以为然,至少他现在认为重要的东西没有忘,比如说自己的银行卡号码,再比如说自家的备用钥匙藏在邻居家的花盆底下。
        但现在迪达拉认为必须要找回记忆了,就算为了自己受伤的手臂以及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梦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,迪达拉,苹果吃不吃?”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扭动着略微僵硬的脖颈看去,只见临床的飞段费力地递过来一个苹果。
飞段和迪达拉一样,都是失忆患者,不过迪达拉的名牌上写的是选择性失忆,而飞段的则是短暂性失忆。
        据说飞段是因为和一群小混混打架,寡不敌众,于是被小混混打中了脑袋,踢断了腿,所以现在才躺在这里和迪达拉共度时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吃,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飞段撇了撇嘴,又费力把苹果拿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你,像个思春的僵尸似的,你想起来什么没有?”飞段咬了口苹果含糊不清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摇了摇头,“你呢?嗯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啊?我只想起了一个蒙的严严实实的高个子男人,但还想不起哪几个小兔崽子敢打本大爷,如果哪一天我想起来了,本大爷非得招呼一帮子弟兄打残他们!”说着还狠狠地咬了一大口苹果,牙齿咬地咯咯作响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摇了摇头,想起梦中那一闪而过的酒红色,不禁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去周围转转吧,说不定能想起点什么。

      迪达拉是一个行动派,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。 
       “飞段,我出去转转,嗯。”说罢,便翻身下床,但走到飞段床前却被飞段拽住了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 “雅蠛蝶QAQ,迪达拉酱,你不能这样对我,我对你这么好,你怎么能残忍地抛弃我呢?!”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翻了个白眼,然后一个用力把皱巴巴的衣角拽了出来,不再理会飞段停在半空中的尔康手,径直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 走到门口时迪达拉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,准确来说,是那个人撞到了迪达拉,把迪达拉撞得一个踉跄,也幸亏迪达拉把受伤的胳膊避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抬头看去,是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瞳色发色的男孩,不过自己的金发相比他的来说,颜色要黯淡许多,瞳色也没有他蓝得透彻,他的脸上有六道像胡须一样的络痕。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看见他的一瞬间好像看见了过去的自己,虽然迪达拉不太记得过去的自己是什么样了,但他本能得想避开这个错觉,不知其原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对不起啊,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,嗯。”迪达拉摆了摆那只完好的手,侧身想要走出这个并不大的门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——等等,我爱罗在这个房间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在,嗯。”迪达拉有些纳闷,喊个人名都有连着告白,这个人爱那个罗已经爱到这个地步了吗?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什么罗好像在旁边的病房里。”飞段插了一嘴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,谢谢,再见。”那个短毛金发闻言一蹦一跳地去了249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,迪达……”飞段望着迪达拉迅速离开消失在房门,连一根头发丝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刚出门就看见那只短毛金发可怜巴巴地趴在249病房门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不进去啊?嗯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敢啊~咦?又见面了,我叫漩涡鸣人,交个朋友吧?”鸣人看见迪达拉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笑容很温暖,但迪达拉却莫名觉得有些冷,那种像自己的感觉又来了,陌生而又熟悉,想让人逃离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迪达拉,你是第一个主动给我交朋友的人呢,嗯。”在我失去记忆之后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哈哈~我很荣幸。”鸣人傻笑着。这样的场景又是莫名的熟悉,不对,人物不对,背景不对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……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??”
        “帮你开一下门吗?嗯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迪达拉你真是太聪明了~答应吧答应吧~”
        “咔嚓——”门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鸣人你在干什么?”一名红发男孩从249病房里走出,红色的发丝随着开门的气流微微飘动,定住了迪达拉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、我爱罗,你怎么出、出来了……”鸣人躲在迪达拉的背后,一脸呃……怕妻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 逃离,逃离,必须要逃离,那种感觉……又是该死的熟悉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走了,嗯。”说罢,迪达拉也不顾鸣人的挽留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红色的发
        白皙的皮肤
        淡漠的性格
        该死的熟悉感
        不对,有哪里不对
        眸子不应该是玉色的,应该是…应该是琥珀色,没错,就是琥珀色的,那种仿佛星光都蕴含在其中的琥珀色。
        头发颜色好像也不太对,颜色应该、应该更妖艳一些,更张扬一些……
        不对劲,一切都不对劲,他的名字,他的长相等等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名字应该是一个字,一个如他性格的一个字。是什么?究竟是什么?想不起来!头好疼!好疼!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蹲了下来,双眼紧闭,未受伤的手扶着头,额上有细汗渗出。迪达拉在脑海中隐约看到自己笑得灿烂地看着一个少年,那少年的身影一片模糊,看不真切。
        “迪达拉吗?”
        迪达拉听见有人喊自己一征,随即睁开眼眸努力抬头看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。

评论

热度(23)